切换到宽版
走进非洲,爱上非洲!·社区工具·查看新帖·设为首页

新华非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新华非洲网 社区论坛 论坛社区 非洲各国 东非 中国记者探访索马里海盗
查看: 7084|回复: 0

[索马里] 中国记者探访索马里海盗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9-30 21:21:16 |显示全部楼层

     新华报业网讯    索马里,位于“非洲之角”,扼守红海入口处,坐拥亚丁湾到红海的全球最繁忙水道之一。
    这个曾经的黄金水域却因为海盗的猖獗而声明狼藉,1991年索马里陷入内战以来,该国2880公里的海岸线长期“失控”,为海盗提供了犯罪空间,仅去年前10个月,索马里海域就发生了87起海盗袭船事件,占全球同期海盗袭击事件的40%以上。
  2009年1月12日到22日,上海《新闻晨报》记者、山西洪洞人张源在亲赴索马里后,发现索马里不仅仅有AK-47,还有一群爱踢足球的孩子,索马里的大兵不仅仅是手握机枪冷酷的士兵,还有他们温柔的一面……
  昨日,记者通过张源的口述还原一个真实的索马里。      索马里的召唤    张源的老家在山西洪洞,大学毕业便去了上海《新闻晨报》,做记者的几年生涯里,无论四川地震、北京奥运、酒泉神七的发射都曾亲眼见证,但当听到报社领导让他去索马里采访时还是激动不已。张源说,可能是自己多年来的职业本能冲动吧。
  但此次去索马里采访和任何一次都不一样,索马里究竟是什么样子?那里的民众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是什么原因让海盗肆虐?索马里人对中国派军舰打击海盗究竟是什么态度?这些都像一块磁石一样吸引着他,和每次采访拎包直奔机场不同,张源在去索马里前认真地查阅资料,查看各种关于索马里的报道,尽可能的寻找可利用的人脉资源,但遗憾的是,没有看到一篇由中国记者发自索马里本土的报道,而国外媒体的大部分报道则仅仅是通过电话等方式进行的外围采访。与此同时,他发现,在索马里没有华人商会,甚至都没有找到在那里做生意的中国人。
  由于局势混乱,中国驻索马里的外设机构也于多年前撤离,暂在他国“办公”。这一切令索马里更显神秘,但张源没有被未知的危险所吓倒,他找了七家国际机票代办机构,才最终拿到飞往索马里的机票,踏上了征程。
  一波三折的行程    去索马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订机票的时候很多航空公司甚至都不知道索马里在哪个洲,几经周折,张源总算搞定了这第一个难题,先从北京飞迪拜,然后转机前往索马里的邻国吉布提,再转机到索马里重要的港口城市博萨索。
  1月11日的凌晨,张源原定于1月12日抵达索马里港口城市博萨索,但当他们飞抵索马里邻国吉布提时,他的行李竟然遗失了,行李里装着他所有的衣服和随行物品,但幸运的是他的护照等证件还在。
  接下来,航班毫无来由地被取消,而下一班飞机则要等到3天以后。这样一来他们的采访计划被彻底打乱,与索马里采访对象约好的会面不得不推迟。
  更为糟糕的是,在吉布提机场,因为身份特殊他们被暂缓入境,偌大的候机室内仅剩他和他的同事两个人,被困5个多小时后才离开机场。“吉布提机场就像中国80年代的候车室,电话无法打国际长途,服务员只会说法语。”张源说,5个小时以后,当他们离开机场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国防部长“救命”    1月15日,张源终于踏上了索马里的土地,可这趟索马里之旅差一点就被压缩成一个小时。
  当他和同事背着大包小包走出机舱时,映入眼帘的除了被铁丝网包围的建筑,便是数十个手持AK-47步枪、用机警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大兵。
  张源说,他们原本以为拥有索马里的签证入境应该不成问题,但万万没想到仅有签证的话,可能连机场都出不了。两名中国记者在当地人看来无异于天外来客,很快就被一群大兵团团围住,接着一名机场的武装头领询问他们的来历。当他们费尽口舌的描述完此行的目的后,这位头领(事后得知他是机场区域武装力量首领塞德)下了一个简单的命令:“你们必须返回机舱,马上飞回吉布提!”他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们入境后随时面临人身危险,他不愿为此承担风险。
  此时的张源焦急万分,索马里之行是否会夭折就全看他能否搬来救兵了,可是当他们借别人手机给之前约好的联系人联系时,对方的电话却迟迟无法拨通。与此同时,当地的武装人员却失去了耐心,急着要求他们上飞机。
  还没有一睹海盗的真实样子就被赶回去,张源实在不甘心,他和同事死死的扒住登机的梯子,就是不肯登机,就这样两人竟然赖了一个多小时。
  当他近乎绝望之时,一个手里拿着电话的小伙子飞奔着朝飞机跑来,而这时同事的前脚已经迈进了机舱。“国防部长要见他们两个,让他们下来!”这个救命的电话就像电影情节一样扭转了乾坤。
  在机场的一个小屋子内,邦特兰自治政府的国防部长又对他们进行了一次“面签”。门外是几挺刚刚架起的重机枪,四周到处是警惕的卫兵,在张源还惊魂未定之时,部长先生终于同意入境采访了,但前提是必须雇用5名贴身卫兵,两辆随行车辆,另外所有的活动范围都必须事先经过卫兵的同意。
  在几经周折之后,张源终于能走进索马里了,他在心里欢呼着:“索马里,我们来了。”
  五名士兵贴身保卫    为能顺利走进索马里,张源不得不接受国防部长的条件。身边突然多了五个荷枪实弹的大兵,而且24小时枪不离身地站在距他们15米的地方保卫着他们,最让张源苦恼的是,而他和同事所制订的采访计划都因为安全的问题被五个大兵否决掉。
张源说,这些大兵人都很厚道,酒店的大厅距离他们的房间有30多米远,因为要询问网络和电话等问题,他们要来回穿梭,但不管他们干什么,这五个大兵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随时跟着,让人十分不好意思。为了取得大兵的信任,他给了五个大兵50美元让他们自己出去吃饭,大兵回来后把剩下的钱一张张的数给他们看,表示并没多花,这让他很感动,为了表示感谢他拿了一些中国的香烟给大兵,大兵们连声道谢。在之后的采访中,张源和这五名大兵同吃同住,五名大兵成了他们最为信赖的兄弟。    中国人很受欢迎    因为索马里连年内战,很多地方都很不安全,为了不出事情,他的大部分采访计划都被卫兵给否决掉,大把的时间都被耗在了房间内,每天只有特定的时间才能出去放风。
  市场不能去,贫民生活区不能去,普通的小餐馆不能去,种种限制让张源和同事根本无法展开工作,正当张源苦恼的时候,这种情况渐渐地有了改观。5个大兵渐渐发现,两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记者,走到外面去居然大受欢迎,几乎所有遇到他们的索马里人都显得很是友好,他们会高声的喊“China”,或者用生硬的中文说“你好”,这是5个大兵之前没有想到的。
之后几天,张源取得了几个大兵的信任,他们有的时候甚至愿意为两位中国记者冒险出去采访,他们有的时候可以开着车到人群最为集中的广场上去转转,也可以在一般百姓喜爱的茶馆里跟陌生人聊一下午的天。“到临走前,他们甚至主动要求陪我们去逛拥挤不堪的杂货市场,及挂着AK47步枪和子弹叫卖的军火市场。”张源说,这都源于中国人给大家的好印象,才能得以顺利的在索马里采访。     与海盗零距离    无论如何,张源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是采访海盗,海盗这个名词无数次出现在电影和小说里,让这个名词充满了神秘,但真正接触海盗后,张源发现他们并非作家笔下那样,也不像其他媒体报道的那样大摇大摆地在城市里挥霍金钱,开着敞篷车四处兜风。
  “事实上在加罗韦地区,海盗在索马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他们不仅低调的很,还时刻面临着被政府军逮捕的危险。”尽管明知道每天都会有不少放下枪支、开着破车到加罗韦来采购生活用品的海盗出现,但张源和同事看了一天又一天,也不能确定他们当中哪个就是真正的海盗。后来听当地的人说索马里的监狱里面关着真正的海盗,于是他们便向邦特兰政府提出到监狱采访海盗的要求,但最后却被地方官员拒绝了,张源说这到最后都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
  正当张源心灰意冷之时,向导却告诉他们一个为之振奋的消息,在博萨索有定居在此的海盗,可以试着联系。经过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辗转联系,他们最终以高额的采访费换得了与海盗的零距离面访,并且与海盗合了影。在与海盗的合影中,张源这样写到:合影不代表不谴责。
  张源说,作为记者他深知新闻不是用笔写出来的,而是用脚跑出来的。没有经历就没有经验,更不会有“新闻”,一名称职的记者,不但要学习并掌握前人的经验和技巧,更要学会自己走路,走自己的路,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
  索马里需要大家重新认识    在索马里的邻国吉布提,很多人一说到索马里都认为是个恐怖的地方,不适合去,但这些人可能并未去过索马里,他们对于索马里的恐惧大部分来自于传言。
  去索马里之前,索马里驻中国大使艾哈迈德·阿威尔对张源说,希望他们向世界展现一个真实的索马里。而当张源和同事历经波折终于抵达索马里博萨索机场时,发现这里是个非常漂亮的海滨机场,和中国的三亚一样迷人。
  索马里国防部长对他说,世界对索马里的了解太少,他们只知道这里贫穷,战争不断,但人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他们不清楚,“这里的人们渴望大家重新认识他们”。
  民众生活:这里不仅仅有战争 不仅仅有AK-47    索马里连年内战不断,局势动荡的重要原因是部族以父系血脉为依托发展各自的武装势力,纷争不断,规模扩大,尽管有心理准备,但随处可见的AK-47步枪、与建筑物形影不离的铁丝网和寸步不离“严加看管”的武装人员,都告诉张源这里是多么混乱。
  在索马里,除了妇女儿童以外,只要是成年人都配备着AK-47,他还曾经在五个大兵的保护下参观了军火市场。
  但是,在索马里不仅仅有充满火药味的步枪,老百姓在战争中所表现出来的坚韧、友好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让张源感慨万分。
  张源说,他和当地的武装人员去过一座村庄,村子里的房屋大部分都是石头建成的,十分简陋,只能防风,但在村子里的一个空地上,他见到孩子们用石头搭建的足球门,孩子们用形状不规则的泡沫塑料当球踢,这给他的印象十分深刻。
  “中国制造”很畅销    张源在索马里的自由市场发现,这里大部分产品都是“Made in China”,生活用品包罗万象,他和几位大兵在逛市场时看到了在国内颇为熟悉的“白象”电池,扑克、靴子、打火机、鞋油……都是中国产的。而且在随身保护他的五名大兵里,有一名用的竟然是中国产的山寨版手机,在索马里才卖8美元,大兵还对张源一直夸奖这个手机,说十分好用还便宜。
  张源在索马里感觉自己就像珍稀动物一样,到哪里都会引起围观。他说,索马里人都很喜欢中国人,有的索马里人甚至会用中文说“我们喜欢中国人,我们需要中国人”,他们对中国的感情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使用着中国货。
  在许多地方,中国都给他们提供了帮助,中国援建的公路一直都保护完好,当地内战无论哪一方也不会炸毁中国援建的公路,他们说那是中国朋友建的。除了援建项目外,索马里物资十分匮乏,他们将索马里的特产和手工制品带到中国,再从中国带回小商品。
  手机是主要娱乐品    索马里的娱乐和文化十分匮乏,甚至可以说完全被战争毁灭。张源说,跟从他的几个士兵每天除了拿起枪保卫外就是打手机,手机和枪是士兵出门的必备品。索马里的通讯并不十分普及,但只要有手机的人都在尽可能地利用,他曾经看到一名士兵将一个十分无聊的图片四处传,就是这样一个平常的图片也让这些士兵高兴好几天。
在索马里,大多数家庭里都没有电视,士兵看到宾馆的电视即使是广告也看得津津有味。    有钱也买不到安全    张源说,索马里的前国防部长接待了他,他也在这个国防部长家里看到了豪华富足的生活,那里有士兵守护着,高墙上架着电网,国防部长家里有佣人照顾,做饭有厨师,家里各种奢侈品让人以为是在一个发达国家。
  “即使这样富有的家庭也难以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张源和前国防部长的儿子聊天时,得知部长本来有三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刚刚2岁的时候在街上被流弹打中死了。
  背着一篮子钱买菜     张源说在索马里,通货膨胀很严重,一次他们让士兵帮忙买水,因为身上没有零钱便拿出了100美元。中午睡醒后发现枕头边上很多钱,这些钱都被士兵整齐地码在了枕头边上,足足三捆,每捆有500张,原来是士兵买水找回来的,开始还发愁这些钱该怎么花,但后来去餐厅吃饭才发现索马里先令和美元的比价为2.9万比1,吃完饭他们那三大捆钱就剩一点了,在这里背着一篮子钱去买菜并不稀奇。
  报纸全是黑白印刷    在索马里没有大家在国内见的那么多报纸,好不容易找到一份报纸,全是黑白印刷,里面的内容都是涉及政治和宗教的,几乎没有任何娱乐和文化。1991年索马里民主共和国倒台之后,新闻出版事业几乎全部遭到毁坏。近几年才又开始逐渐发展起来。张源说,索马里报社大概只有10家,他看到一份叫阳光的报纸,16开只有8个版,全部黑白印刷,最后一个版为广告。
  海盗:真正的老巢在埃勒   海盗的真正老巢    很多媒体都认为,海盗的老巢就在博萨索附近。《纽约时报》在2008年10月31日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博萨索沿岸就是最大的索马里海盗窝点。但张源他们在随后的采访中发现,这个答案是错误的。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还提到了另外三个最大的海盗窝点:加罗韦、埃勒和夏拉德西尔。事实上,在这几个地方当中,真正的海盗窝点只有一个———埃勒。
  “这个消息是从一个留学生那里得来的,一些士兵的说法证实了这个推断的正确性。”张源和同事找到了被媒体误导的海盗老巢。
  海盗比政府军厉害    为什么海盗都聚在埃勒?当地的士兵告诉张源说,海盗们聚集在一起,实力比政府军还要强大。
  这些海盗经常抢劫货船,有了资金后,他们比政府更有实力去购买先进的武器装备。张源比较惊讶的是,海盗们拥有先进的快艇、精良的枪支,甚至还有很多大炮和火箭发射筒。那里的海盗聚集有2000多人,最大的海盗头子叫作博雅赫,他抢劫了很多货船。
  张源说,在索马里还有一点情况较为特殊,就是对于武装势力较大的军阀,政府对其调配能力十分有限,当地的政府官员在处理不少问题前,都要先征得武装首领的同意。“当地的军阀派系斗争十分激烈,谁也不愿意发生正面的冲突,动荡的局势也为海盗的发展提供了空间。”张源说。
  海盗从不单独行动    张源说他在采访中得知,海盗们都很有钱,很多海盗都是成群结队去城市进行补给,这些海盗开的都是好车,基本上都是日本产的,有丰田豪华越野车,此外还有三菱、尼桑等,也有宝马、奔驰,他们到城市补给的时候汽车在路上排成了长长的车队,超过一百辆,阻塞了整条公路。
  当地的士兵说,海盗从不单独行动,集体出行即使遇到警察和军队也不害怕,他们都很疯狂。
  大部分海盗也很穷    在索马里采访时,张源得知,当地很多人似乎都知道海盗,海盗在当地并不受歧视,但也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有钱,大部分海盗截获来的钱财都被挥霍了。
  当地的人告诉张源说,海盗抢来钱后就会去城市挥霍,买好车、开派对、喝名酒,所以大部分的海盗手里都没钱,一些有钱的海盗都去了别的国家生活,不再做海盗,剩下的海盗也不会给自己攒钱,他们总是指望下一次抢劫。而从根本上消除海盗只能依靠政府了,政府如果保证当地的渔民有收入,大家还是会选择做回普通人的,找个稳定工作。
  姑娘们都想嫁海盗    张源说,他在索马里采访时发现,那里的海盗游离在社会之外,但那里的姑娘们却十分想嫁给海盗,因为海盗都有钱,能送他们漂亮的衣服和礼物。
  张源说,十天的采访让他了解到真实的索马里,虽然这只是从各个片段中捕捉到的,“索马里人也同样有梦,穷人渴望摆脱贫困,富人渴望收获平安,就连海盗们也梦想着明天劫艘大船狠赚一笔……但索马里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穷人只能期待老天多下点雨,富人仍然要依靠层层保卫才敢踏出家门,而海盗们则继续着他们躲躲藏藏、当一天海盗抢一天船的生活。”张源说。( 于萍)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1 xxx.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2008728号-19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