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非洲,爱上非洲!·社区工具·查看新帖·设为首页

新华非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华非洲网 首页 新闻时讯 环球资讯 查看内容

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实质是“话语陷阱”

2022-8-3 12:56| 发布者: 新华非洲网| 查看: 62| 评论: 0|来自: 经济日报

摘要: 图为在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附近宾博市,中国企业援建的萨卡伊光伏电站。(新华社发)美西方炒作中国导致非洲债务负担,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从未停息。这种“话语强权”的叙事长期充斥西方社会,严重误导了全球民众 ...

图为在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附近宾博市,中国企业援建的萨卡伊光伏电站。(新华社发)

美西方炒作中国导致非洲债务负担,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从未停息。这种“话语强权”的叙事长期充斥西方社会,严重误导了全球民众。事实胜于雄辩。越来越多的数据分析和相关报道等表明,过去10年,西方私人贷款机构是非洲国家债务问题的主要源头。所谓中国在非洲制造“债务陷阱”纯属不实之辞,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实质是“话语陷阱”。

非洲知名经济网站《经济金融》6月7日刊登题为《非洲债务真正的危险来自西方私人债权人,而并非中国》的文章,引用了牛津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尼古拉斯·利波利斯研究员和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研究中心哈里·范霍文博士的研究结果。其研究数据表明,自2004年以来,西方私人债权人(对冲与投资基金、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大宗商品巨头等)一直是非洲大陆债务积累的主要驱动力,如矿业巨头嘉能可拥有乍得超过四分之一的债务。研究指出,“债务陷阱”的说法是中美之间“战略与意识形态竞争”的结果,“要求双边债权国减免非洲债务,显然是针对中国的”。研究还透露,西方私人债权人不愿减免非洲债务,他们正在等待多边和双边外债被减免后,以便由此获得预算回旋余地的非洲国家能够更好地偿还他们的债务。

7月11日,英国社会活动组织“债务正义”发布最新调查报告称,非洲政府欠(西方)私人债权人的债务是中国的3倍且还款利率高出一倍。该组织引述世界银行数据指出,中国持有非洲12%的外债、平均利息2.7%;而西方私人债权人持有非洲外债的35%、平均利息5%。该组织强调“西方领导人指责中国造成了非洲债务危机,这是在转移注意力,多边和私人债权人仍然是非洲国家最大债权人,西方政府必须带头敦促其私人债权人取消非洲债务”。该组织选择在7月16日在印度尼西亚召开二十国集团(G20)财长会议之前公布此项调查,目的在于推动G20峰会敦促西方私人债权人加入减免非洲债务倡议。

其实,西方学界质疑“债务陷阱”的观点早就出现,美西方政府故意视而不见。比如,2020年6月15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专家黛博拉·布劳蒂加姆教授就通过《青年非洲》表示,中国在非洲外债总额中所占份额约为百分之十几,远低于国际媒体所称的,尤其是法国媒体热衷报道的40%。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一些非洲媒体也对非洲国家债务状况进行了多次梳理报道,尽管数据来源不一,但获取高利息的西方私人债权人构成了非洲债务危机的最大根源是不争的事实。通过观察综合发现,非洲国家债权人主要来自巴黎俱乐部成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等多边机构(占非洲总外债约三分之一),以双边贷款为主的中国(占非洲总外债的百分之十几、约占非洲双边债务的一半),外国资产管理公司、私人银行和保险公司、西方跨国公司等为代表的私人债权机构(占非洲总外债约40%)。

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非洲国家经济负担。G20提出了对最贫困国家的《暂缓偿债倡议》和《债务处理共同框架》,而西方私人债权人拒绝参与其中。但是,中国为减免非洲双边债务作出了积极努力。在G20成员中,中国是缓债金额最大的,已经同19个非洲国家签署了缓债协议和共识。对于疫情特别重、压力特别大的国家,中国同有关方一道通过个案处理的方式,提供了很多债务减缓方面的支持。中国已宣布免除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非洲最不发达国家、重债穷国、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国家,截止到2018年底到期未偿付的政府间的无息贷款。

中国之举得到非洲国家高度评价,但西方国家仍把减免非洲债务当作与中国的博弈。去年2月份法国总统马克龙访问乍得并在“萨赫勒五国峰会”上表示,“如果重组非洲对欧美债务只是为了增加对中国债务,那就没有意义了”。今年5月份七国集团(G7)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公报中在解决债务问题上依然点名中国,要求所有相关债权国,包括像中国这样的非巴黎俱乐部国家,对陷入债务困境的低收入国家,仍必须为必要的债务处理作出建设性贡献。

作为非洲真诚友好的伙伴,中方高度重视非洲在资金方面的需求,同时也非常重视他们的债务可持续性,尊重非洲人民的意愿,立足非洲的实际,秉持互利共赢理念,为非洲发展注入新动力。2002年美非贸易额为327.6亿美元,几乎是同时期中非贸易额的2.5倍。2021年中非贸易额已达到2542亿美元,中国已连续13年保持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中国对非融资主要用于能力建设上,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以来,中方已支持非洲新建和升级80%的通信基础设施、超过1万公里铁路、近10万公里公路、200多所学校、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近千座桥梁、近百个港口和机场,还援助建设了130多个医疗设施、50多个体育馆。中国矿企投资也为非洲国家快速增强了财政能力,比如2021年中国矿业公司向刚果(金)国库缴纳了13亿美元,占其全年国家预算收入的16%。

反观美西方,其对非政策依然未摆脱殖民心态,不愿看到非洲实现独立发展,担心中国影响力提升,而对非合作又“力不从心”。从奥巴马政府提出“电力非洲”倡议,到特朗普政府提出“繁荣非洲”倡议,再从拜登政府去年推出“重建更美好世界”倡议和今年“全球基础设施和投资伙伴关系”计划,均是口惠而实不至。美西方通过制造“话语陷阱”企图阻碍中非合作的伎俩,让国际社会看得愈发清楚。(经济日报驻达喀尔记者 宋 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1 xxx.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2008728号-19

回顶部